断鼻“丑母”四次入围高位,好鸽还是靠大脑!

原创
2020
06/26
01:50
Huomiao
分享
评论

今天闲暇,来摆谈一下一只丑母的故事。
  丑母,2019年3月17日出壳,2020年春赛的鸽子,父亲是公棚决赛59名亮瓦灰,母亲是公棚决赛325名亮瓦灰,这是我试验的配对,共出了两窝,丑母是第二窝的。第一窝的崽子是亮瓦灰,第二窝一只亮瓦灰是雄,一只垃圾灰是母,丑母就是垃圾灰,中等体型,肛门处一团白毛,走路时不时的翘尾巴,尾巴宽,翅膀主羽条宽,所以我就叫她“丑母”。
  小时候就发现丑母不爱洗澡,别的鸽子都争先恐后的往澡盆跳,欢快的洗澡,丑母却郁郁寡欢的站在旁边观看,受不了她就捉住摁在澡盆里面强行洗澡。
  除了不爱洗澡外,丑母也没有其他特别怪异的地方,随着时间推移,家飞训放也无耀眼之处,丑母长大后,发现她的尾巴微微上翘,当捉住鸽子的两边翅膀和腿的时候,上翘得厉害,而且是断鼻(鼻瘤没有白到底),我心里一阵的不爽,碍于是只特比环,不然早就淘汰了。
  由于疫情的原因,今年的春赛取消了,遂用丑母参加成鸽赛的平放(只需用10元钱上笼费即可,纯属放生的目的,不敢奢望她能回家),决赛520公里,放秦岭,决赛那天天气暴热,参赛1267只鸽子,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丑母居然下午3点18分回家,在我参赛12只鸽子中排第一,排决赛的13名(当然她没有资格进入决赛排名,因为仅仅是平放的),我参赛12只鸽子,当天回来3只,成鸽赛当天回来68只。

  我暗自想丑母肯定是跟群回来的,一般说断鼻的鸽子速度慢,抗天气,耐力好,所以不能算丑母自己定向回来的,于是打算好隔8天后放另外一个俱乐部的成鸽赛。
  第二场比赛8天后如期举行,参赛鸽897只,同样的放秦岭520多公里,比赛当天气温凉爽,沿途都是晴好天气,这次给丑母一个成鸽赛的正式名额,同时外点了50、100元。丑母决赛居然排进前十名,获得第八名,分速1180,这在我们山区已经算快速了。我就纳闷了,不是说断鼻鸽子速度慢吗?(邓文敏曾经说的,断鼻鸽没有机能,速度慢,但抗天气),当天决赛回来113只鸽子,我就想今天是天气好,所以回来的鸽子多,丑母肯定是跟群回来的,还是不相信她是靠自己的能力回来的。
  又过了10天,赶上一家俱乐部放600空距,实际到我家距离是612公里,当天的比赛异常艰难,参赛981只鸽子,当天只回来7只,丑母排第二名,下午5点53分回家,天啊,这完全颠覆了这些年来我鉴鸽的认知,不爱洗澡,断鼻,尾巴翘。现在我对丑母有点刮目相看了。
仅仅过了7天,再次将丑母上800公里,放西宁,参赛鸽945只,我心想如果这次丑母能完整的越过秦岭回家,我就把她当种鸽了。
决赛当天无鸽归,山区放800空距,在我的印象中当天归的仅仅只有在某年有一只鸽子。

(图片来源:网络)

  因为对丑母的印象一直不好,心想丢了就丢了吧,也没有什么遗憾的,所以第二天我也没有去守鸽子,上午9点11分,手机短信响,压根没有想到丑母回来了,排名第一,我既喜又悲,喜的是丑母居然能这么快回来,悲的是丑母通过自己的表现屡次顺利回家,我还是不相信她。
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内,丑母两次飞520公里秦岭,一次600公里,一次800公里,我下决心留种了。
  现在我对那些传统的鉴鸽理念迷糊了,一头雾水,尾巴微翘说明腰肌无力,不善于翻山,主羽条宽说明不破风,速度慢,不爱洗澡,说明内体有问题,但她的成绩摆在那里,看来鉴鸽还是需要通过赛鸽笼来检验,鸽子最关键的是头脑定位和回家的毅力,但这恰恰是凭外观无法发现的。
  今天把丑母的故事摆给大家,主要是想表达一个意思,鸽子真的不是凭外观看或者摸就能识别的,我们不懂的地方还很多,不要拘泥一些鉴鸽的常识就否定一只鸽子。
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报道
(文章来源: ● Huomiao 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)

免责声明:本文来源于: ● Huomiao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鸽尊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今天闲暇,来摆谈一下一只丑母的故事。   丑母,2019年3月17日出壳,2020年春赛的鸽子,父亲是公棚决赛59名亮瓦灰,母亲是公棚决赛325名亮瓦灰,这是我试验的配对,共出了两窝,丑母是第
原创

相关推荐

统计代码
1
3